English  中文版

线上展览 | 汉风唐韵--敦煌市博物馆典藏古代文献特展(上)
20-03-06, 02:59 PM

2020年新冠肺炎爆发,根据上级部门防疫控制指示,为避免人员聚集引发交叉感染,安徽中国徽州文化博物馆临时闭馆。闭馆期间,我们特别推出线上展览系列,让观众足不出户也能将徽博的精品临展一网打尽。

“惟殷先人,有册有典”。数千年来,中华典籍文献世代相传,成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

“敦,大也;煌,盛也”。很久以前,这片大漠之洲就寄托着人们盛大辉煌的希冀。敦煌应开放而生,藉商贸而兴,融文化而盛,在长达千余年的时间里一直是中西交通枢纽,丝路咽喉锁钥,对外交往的中心,民族融合的热土,保存了丰富的历史遗存,积淀了深厚的文化底蕴,留下了丰富的古文献资料,如汉简、镇墓文、敦煌遗书,都是人类知识宝库的组成部分,是人类的共同财富。

 

率意质朴的汉代简牍文献

敦煌位于河西走廊西端,处丝绸之路咽喉地位。由于张骞凿空西域,汉代对西方神奇的土地充满了解的渴望。出于破袭匈奴保境安民的战略需要,西汉王朝高瞻远瞩通使西域。霍去病出师河西,汉开河西四郡,在敦煌设立阳关、玉门关作为出入西域的门户。汉政府在敦煌大量移民屯田,从而为丝绸之路的畅通提供了充分的物资后备。而沿长城的亭障,实际上也是为丝绸之路设立的供应粮食的驿站和军事警卫的哨所,它为确保丝绸之路上来往使者、商贾们的安全和食宿起到重大的作用,为敦煌成为华戎所交一都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丝绸之路沿线及烽燧、驿站等遗址里埋藏着古人书写的简牍,记录着当时的政治、经济、军事和其他社会事务为我们考察两汉社会的历史提供了真可信的实物资料,是丝绸之路畅通的历史见证,是中西文明交流进程中的清晰印迹。

一、敦煌汉简的学术价值

敦煌简牍数量繁多内容丰富,为我国传统历史文化的研究留下了丰厚而珍贵的遗产,具有十分重要的学术价值。

第一,利用敦煌简牍材料,有助于校正和订补传世文献的讹误与不足,具有正史、证史与补史的功用。

第二,利用敦煌汉简,可以了解汉代社会状况科技文化。汉代边塞屯戍、防御系统和组织管理、烽燧布局与烽火制度、邮驿机构及其职能和相互关系、邮书传递方式、汉朝与西域的关系历谱、算术、医书和日书等资料等,在敦煌汉简中都有反映。

,敦煌简牍为研究汉代简牍制度提供了实例和原型。由于文书的性质和重要性不同,简牍所用的材质、长短、宽窄、书写格式、编连形制等也有别。  

,敦煌简牍作为汉晋时期的墨书真迹,为研究汉晋时期字体和书体的渊源流变提供了实物证据。

二、敦煌汉简的形制和符号

敦煌汉简就其质地而言可分为竹、木两类,以木简为主,竹简甚少。其形制有简、两行、牍、觚、削衣、检、册等。简就是狭长的竹木质薄片,简一般书写一行字。两行有平面两行和脊面两行,有别于单行简和多行牍。牍,是长方形的薄板,或称之为“方”、“版”。觚是一种特殊的牍,一般用来习字、起草文书。觚是用圆木条削成多面,出土实物中三面到七面都有。简牍在修改时,被削下来的薄片,称为杮,又称削衣。检,即封检,均有封匣印孔,有一端封者,也有两端封者,还有中间封者,形式多样,使用方法是将检系于邮品上,用细绳捆缚封匣,然后匣内填泥,最后鈐印,总之封检起保护文书不被窥阅的作用。

简牍的符号有多种。以钩校符最为常见,有“卩、+、し、│、乙、○、▲、▃、●、”等形式。标题、尾题上多用墨点或墨横作为标识,“卩”多表示某行为已施行,侧重点虽不同,其实质皆表示某帐(或其他文书)已经核对。重文符、合文符一般书于文字的右下方,作“=”。有的简端被修成梯形、圆弧形,比较特殊。有的简还要在侧面刻出契口,用来固定编绳,

三、敦煌汉简的书体流变

敦煌汉简文字作为最早的墨迹之一,更是研究书法历史和书法艺术不可多得的宝贵资料。敦煌汉简以丰富多样的简牍书体显示了隶书的演变发展过程。在敦煌出土的汉简中,我们看到了篆书、古隶和八分等字体,具体显示了隶变的全过程。在隶变发生过程中,还出现了隶书的快写,预示着草书的时代也随之到来。在草书未走向规范之前,呈现出的草隶状态,充分展示了汉人书写随性而为的率真,也看到了字体演变过程中人的书写所起到的决定性作用。在隶书形成于草书出现的过程中,由于毛笔性能与手的生理机能等的特点,导致汉字书写一步步走向简捷规范,毛笔转向的硬折、硬钩也在敦煌汉简中初现端倪,部分简牍的书写这种用笔还占有相当的比重,于是,楷书的雏形显现出来。  

通过对简牍书法的探索,使人们对中国书法艺术的基本风格及书法美学的真谛有更深的感受与认识通过对具体简牍书写的研究,也可以从书写的节奏、体势等方面窥见简牍书法之美。




地址:安徽省黄山市机场迎宾大道50号    电话:0559-2574222